黑青钢蓝

我常常因为自己太咸鱼而感到与你们格格不入
叶|王|周|翔四人相关cp坑反复横跳
高三失踪人口,偶尔出现

世界杯有感而发
第一次写黑遍
时间线穿越注意_(:з」∠)_
cp混杂

当然是放完就跑了还用说吗(ノ○ Д ○)ノ







江:你俩就是我祖宗(×
习:吃周吃到饱,嗝(×

惯例放完就跑(ノ○ Д ○)ノ

五月二十九日野图boss君莫笑刷新活动(下)


×打出fin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在抖
×肝文肝到秃头
×珍爱生命,远离伪原著向万字长篇
×谢谢大家看我屠屏了(。)

五月二十九日野图boss君莫笑刷新活动(上)



×虽然迟到了两天,但它依然是一篇生贺
×lofter的敏感词判定简直谜,只能分段发了_(:з」∠)_

荣耀联盟终极语C群&一起来萌cp吧

系统提示:一叶之秋 加入本群

一叶之秋:哎你们什么时候建的这个群,我怎么不知道?

君莫笑:呦,来了一只孙翔啊 ,大家欢迎

风城烟雨:迎新

寒烟柔:迎新

沐雨橙风:迎新,顺便捏捏这只翔翔的脸

无浪:迎新

无浪:太好了,之前群里一直缺一只孙翔,你来了人就齐了

一叶之秋:怎么突然都欢迎我……其实我也不新了吧?还有我为什么是论只的?

唐三打:哎呀这点小事就不要在意了,话说这只二翔你圈名叫什么?

一叶之秋:圈名?

飞刀剑:就是大家怎么称呼你

一叶之秋:啊?叫我孙翔就行啊??

飞刀剑:那可不行,我都不敢让别人叫我刘小别的

一叶之秋:???不叫你刘小别叫你什么?

飞刀剑:emmmmmmmm

飞刀剑:这么跟你说吧,在这个群里我是刘小别,出了这个群我就不是刘小别了

一叶之秋:???那你是什么?刘小鳖???

冬虫夏草:hhhhhhhhhhhhhhhh

叶下红:hhhhhhhhhhhhhhhhhh

枪淋弹雨:hhhhhhhhhhhhhhhh

飞刀剑:你提醒了我,我可以把圈名改成小鳖。。。个鬼啊!新人你是不是想死?!想尝尝飞刀剑的厉害吗?!

一叶之秋:??平时我们都这么叫你也没见你生气啊?还有你跟我pk赢过吗?

飞刀剑:woc!!竟如此狂妄!!!大家都让开,我别哥今天就把这个新人好好草一顿

一枪穿云:不要吵架,不要吵架,金坷垃好处都有啥,谁说对了爆他爸

[一枪穿云 撤回了一条消息]

一叶之秋:队长???!!!队长你刚才是不是发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?!

无浪:大家都冷静,所以小孙你圈名到底叫什么?

一叶之秋:我真的就叫孙翔啊[欲哭无泪.jpg]

索克萨尔:我明白了,他的意思是说,他和孙翔重名。

枪淋弹雨:原来是这样

吴钩霜月:这么厉害的吗

一叶之秋:???什么重名啊?联盟只有一个叫孙翔的吧?

大漠孤烟:真正的孙翔确实只有一个,但像你这样皮孙翔的,有很多

一叶之秋:?!!!我就是真孙翔啊!我不是皮孙翔啊!

迎风布阵:神tm皮孙翔,新人你是想笑死老夫

君莫笑:咳,这种时候还得哥出来维持秩序,既然如此,那我们以后就都叫你孙翔吧

一叶之秋:你们本来就该叫我孙翔!

君莫笑:那么孙翔,你先在群里随便找个人跟你对场戏,让大家看看你的功底

一叶之秋:……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可非得让我找个人跟我一起的话,我当然是选我们队长了

君莫笑:那好,小周你来

一枪穿云:[腼腆的一笑.jpg]

一叶之秋:……呃,队长好

一枪穿云:(从身后将来人抱在怀里)孙翔……今天,是520

一叶之秋:???!!!我我我知道是520,但你括号里是??!

一枪穿云:(将头埋在怀中人的颈窝里,轻嗅)好可爱,吃定你了

一叶之秋:吃我是几个意思啊???!!!!

一枪穿云:(一只手揽着怀中人,另一只手沿着腰线向下探去,在那个隐秘的入口附近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)就是,这个意思

一叶之秋:!!!!什什什么入口?!周泽楷你一直在括号里瞎写什么啊?!!

一枪穿云:(不悦)装傻,不乖……

一叶之秋:周泽楷你闭嘴吧啊啊啊啊我没眼看啊啊啊啊啊

王不留行:别只说话,加点动作

一叶之秋:……

一叶之秋:(踹)

一枪穿云:(顺势抓住身下人的脚踝,将他抵在墙上)还闹不闹?

一叶之秋:我做不到!!!!!!!!!!!叶修!!叶修!!禁言周泽楷啊啊啊啊啊啊

君莫笑:卡

君莫笑:看出来了,孙翔你的动作戏实在不怎么样啊

沐雨橙风:但是他的语言好可爱啊,完美傲娇炸毛受!

风城烟雨:我从一开始就想说了,这只孙翔绝对有潜力,他的皮气非常正

一叶之秋:我的脾气一点也不正!

一叶之秋:我的脾气很不好!!!

一叶之秋:我要生气了!!!!!

一枪穿云:[不愧是我看上的人.jpg]

一叶之秋:………………一人血书求你们彻查!!周泽楷绝对被盗号了!这个人肯定不是周泽楷!!

海无量:肝道理,孙翔大大你从一开始就很奇怪啊,一直讲什么真的假的,你不也是披的孙翔皮吗?[真诚的双眼.jpg]

一叶之秋:皮孙翔孙翔皮……你们说的皮到底是个动词还是个名词还是个形容词啊啊啊啊

一叶之秋:等等

一叶之秋:你说我是披皮的?

一叶之秋:……我好像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!!!

一叶之秋:大家听我说,通过你们的描述,我大概已经知道情况了,可能是网上有人冒充我使你们对我产生了怀疑

一叶之秋:请大家相信我,我就是真正的孙翔,不是皮孙翔!!!你们可以问我任何事来证明我的身份!

君莫笑:[你这个新人确实是挺皮的.jpg]

君莫笑:好吧,既然你这么想证明身份,哥先来问你一个问题

一叶之秋:你说吧

君莫笑:六月二号是什么日子?

一叶之秋:这么简单?儿童节后一天啊

君莫笑:错了!

一叶之秋:?不可能!那你说是什么日子?

君莫笑:是六个核桃二翔节啊/烟 这可是常识啊你真令哥痛心,皮皮翔

一叶之秋:我不过这个节!!!!!!!!

一叶之秋:知不知道这个节和我是不是孙翔有什么关系?!叶修你一口咬定我是皮孙翔,那你呢?你怎么证明自己是真叶修?我问你问题你能答上来吗?

君莫笑:我本来也不是真叶修啊

君莫笑:我是皮叶修[友善的围笑.jpg]

一叶之秋:……我还是问你问题吧

君莫笑:这么快就要挑战哥了?来吧

一叶之秋:这个问题,是真叶修就绝对能答上来

一叶之秋:我问你,当初你把一叶之秋交给我的时候说了什么?

君莫笑:这不是送分题吗(笑)

君莫笑:18岁生日快乐小朋友,这是聘礼,跟我走吧

一叶之秋:……

系统提示:一叶之秋 已退出本群


──────不算后续的后续──

联盟羊习习观察研究基地

迎风布阵:妈耶

迎风布阵:今天孙翔发的那条新动态吓得我一哆嗦

迎风布阵:我还以为他发现这个群了

飞刀剑:+1心脏差点骤停

笑歌自若:+1我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

无浪:大家不要慌,我跟小孙聊了一下,他进的确实只是个粉丝语c群,并不是这个群

一枪穿云:[露出安心的微笑.jpg]

索克萨尔:发现了也没有关系,他进不来的^_^

唐三打:放心,那个智障连发现都发现不了,他现在还不知道大家私下里都叫他羊习习

王不留行:既然危机已经解除,我们是否可以回归正题了?

沐雨橙风:@君莫笑 出来说正事了

君莫笑:来了

君莫笑:那我们就言归正传──这个520到底怎么过?









一句话梗
大晚上做得太困了我想bug可能是有点多😂
放完图就跑

【震惊!轮回第一脸因不满身高竟做出这种事】(二)
补充后续🌚
周翔朋友圈+习习消息提醒+ 正副队聊天截图+小周uc浏览器搜索记录(???)
头像大概都是官图
含有极其微量的双花
放完就跑贼刺激🌚

【震惊!联盟第一脸因不满身高竟做出这种事】(一)
闭眼开脑洞系列🌚
尽力模仿伪•钢铁直男习的聊天套路
我觉得不是很ok
软件名见下方水印
其实是有后续的【x】

那个什么的大西瓜

●大学生周×真•瓜娃子翔
●乡村paro
●一句话双花
●第一次尝试写同人,我流ooc

         江波涛目送着周泽楷上了动车的时候,正是上午八点一刻。
         五个小时后,周泽楷从那辆灰绿色的大巴上下来,踏上乡村的土路。
         正是热的时候,地里没什么人,周泽楷拉着行李箱走在路上,不时能闻到从麦田里飘过来的土腥味。
        “突突,突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嗯,是电三轮。周泽楷心想,彼时他正打算在一个十字路口右转。
         电三轮的突突声越来越大,轮胎轧过石头,发出嚣张又耿直的钢啷声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哥们别走!”
 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转过身,看见车主正把电三轮停在路边上,车斗里赫然是一个个绿油油圆滚滚的西瓜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来一个?”瓜主并不是一个朴实的农村青年,这一点从他染成金色的头发和耳垂上亮闪闪的耳钉可以看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不,不了。”周泽楷有些腼腆地笑了笑。
          瓜主一望周泽楷的行李箱:“回老家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家里人总要吃的吧?”瓜主很执著,瓜主耿直得就像他的车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 周泽楷想了想空手回去可能引发的尴尬,最终点了点头:“好,我要一个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瓜主翻身下车,手往车斗里一指,颇有几分豪迈之气:
         “随便挑,不甜不要钱,不熟不要钱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来个既不甜也不熟的?周泽楷心里想着,但嘴上还是要说大实话:
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不大懂,你帮我挑?”
         瓜主做了个OK的手势,俯身从车斗里抱出一个最大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份量足,沙瓤,甜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周泽楷看了看那个需要两臂合抱的西瓜,摇摇头:“太大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瓜主翻了个白眼,换了一只小一圈的瓜。
        “沙瓤,甜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,”周泽楷从兜里拿出手机,“支付宝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???……微信?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瓜主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,凑近周泽楷:“那个,你有没有……呃就是现金?”
       周泽楷一拍兜:“坐车……花光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靠!”瓜主终于爆了句粗口,随即又想起来什么,“你家离得远吗?应该不会比我到补胎那儿更远吧?”
        接受到周泽楷疑惑的目光,年轻人索性蹲下,一手扶着额一手指向电三轮左后角:
        “之前扎胎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你刚刚轧石子轧得那么欢?!
       不对,所以你不赶紧去补胎还卖什么瓜?
       瓜主一副要掀车走人的样子:“我没有钱啊!这不是我的摊啊!!胎是我哥扎的啊!!!(ノ=Д=)ノ┻━┻”自家老哥网恋奔现说走就走,走之前还不忘把他这个弟弟身上唯一一张红色毛爷爷搜刮了,美其名曰勉强算是份子钱的一部分,还理直气壮地告诉他补胎钱卖几个瓜就有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当时居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一定是石乐志。瓜主心中充满苦涩。
        周泽楷已经忘了他们当时是如何商量的了,大概一是觉得回家取钱买瓜过于繁琐,二是不忍心把年轻的瓜主一个人丢下,独自顶着摩擦轮毂的风险辛苦奔波,最终新世纪好青年周泽楷还是决定帮瓜主一起把车开到修车摊去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年轻人一路上简单了解了双方情况:瓜主叫孙翔,今年刚高考完,成绩本就不错再加上大考buff超常发挥,B市名校可以走起。周泽楷,B市某名牌大学大三生,具体情况可以等日后工皮寿到了再作详解。
        “哇,不错啊,”孙翔扬了扬眉毛,咧开嘴笑的时候会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,“那个大学我有志愿去,先叫你一声学长了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。(●v●)”

        修车摊老大爷业务精熟,轮胎很快补好。孙翔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,从地上捞起那个又份量足又沙瓤又甜的西瓜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爷,我们两个没有现金,拿瓜钱抵了?”
        老大爷扬起一个讳莫如深的笑容:“西瓜俺们家也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 正当孙翔处在这样无比尴尬的境地时,周泽楷站起身,试图再做一下挣扎: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支付宝?微信?”
         孙翔刚要抬起手打断他, 却见老大爷不紧不慢地从兜里掏出一只ipone:
         “QQ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意外之喜?不存在的。周泽楷面无表情地摇摇头:“这个,真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是北京时间下午三点一刻,江波涛接到了某回家室友的电话。周泽楷向他报了平安,同时发给他一个QQ号,拜托他给此号发一个八元钱的红包。
        江波涛:???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事是需要一个个位数的红包解决的?
         尽管如此腹诽,他还是尽心尽力地搜到了这个人,递过去一个好友申请。
         昵称:唐日天;签名:以下克上
         小周,终于也交友多样化了啊。江•好室友•九点水•波涛深表欣慰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喂?哥,你跟我乐乐嫂子好上没有?”孙翔一手掌着车把,一手举着电话。事情圆满解决,皆大欢喜,翔哥自然要把人再送回去啊。顺便再借他的手机一用。
         坐在西瓜堆里的小周:……
        “去,大人的事你少管,”话虽然不客气,但分明能听出来孙哲平是带着笑的,“今晚我不回去了,你自己解决晚饭。”
      “靠!!!钱都被你卷走了我晚上啃西瓜啊?!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”假•瓜娃子孙翔怒吼显然并不能改变电话已经被挂断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 正要怒气冲冲地把电话打回去,却感到肩膀被人碰了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”周泽楷眨眨眼睛,脸上挂着些许腼腆的笑容,“不用啃西瓜的。”

      Fin
      (ノ=Д=)ノ┻━┻不写了不写了,接下来自由想象。
      今天完成的话。。。其实可以算成生贺的吧?😂